自由軟體如何裨益國際發展合作?

rock

自由軟體如何裨益國際發展合作?

譯者:王麗雅

(本文翻譯自 Free Software in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operation,"Copyright © 2001-2021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 Europe. Verbatim copying and distribution of this entire article is permitted in any medium, provided this notice is preserved.")

本文為 basics for Free Software 系列文章之一,闡明使用自由軟體可以如何裨益國際發展合作。

大綱

國際發展合作漸趨數位化,自由軟體故而成為一項不可或缺的基礎科技,使人們能合乎法規地發展國際合作與重新利用資源,而重新利用又能同時兼顧國際合作擴張與因地制宜性。為發揮數位發展合作的最大潛力,歐洲自由軟體基金會(FSFE)訴求所有以納稅人資金為唯一或主要開發資金的軟體都應發布為自由軟體(Free Software)。

1. 自由軟體:國際發展合作的基石

什麼是國際發展合作

國際發展合作注重持續提升全球經濟、社會、生態與政治環境,為達成聯合國發展目標與加強夥伴關係而努力。其核心觀念為全力降低所有發展之受援方的現有依賴性,並避免新依賴關係產生。

若想要避免依賴性,則我們必須支持現有之在地發展結構,或建立全新在地發展結構,使核心問題能夠就地解決、獲得的利益能適切地分配與存取。因此,許多發展政策倡議和行動者非常依賴與多樣在地夥伴組織合作、支持它們、有需要的話就將它們引入適合的發展計畫中。

數位資源與依賴性

國際發展合作之聚焦處已轉向數位合作層級。從農業、工業製造、健保到公共行政,軟體對現代社會運作顯然已不可或缺。故而,國際數位資源的分配狀況幾乎與硬體設備分配狀況相符,反映出社會與政治不平等。傳統援助方與受援方的結構關係並無改變,但發展合作行為已逐漸轉向數位領域。

與類比資源發展合作一樣,唯有全力降低所有發展之受援方的現有依賴性、避免新依賴關係產生,數位發展政策才能長久。目前依賴性與受援國家的核心問題有以下幾類:數位資源存取限制;缺乏專業技術;缺乏翻譯輔助且無重新設計數位資源之可能;數位產品和硬體分配不均,進一步造成全球數位權力與所有權之差距等。以上這些問題就是只能從在地化與地方公民社會參與的角度著手考量並解決,且自由軟體在這些問題上正好能勝過專有軟體、產生決定性影響。

困難:專有軟體

大多數位依賴性狀況和上述提及的問題都是使用專有軟體的附加產物。專有軟體製造商保有所有再利用、進一步開發與重新設計的權利,所以推出專有軟體在有意無意之間加強了發展中國家使用者的依賴性,使他們更依賴那些目前掌握市場導向之軟體工業的工業國家。然而從發展政策與永續角度來看,軟硬體存取權與知識獲取權理應盡量對全人類開放;使用自由軟體即是此願景的基礎,使大家都能開放存取軟體。本文會詳細羅列使用自由軟體幫助發展合作的現況,以及自由軟體如何裨益發展合作。

解方:以自由軟體作為國際發展合作的基礎

數位治理、智慧醫療、數位農業,乃至其餘國際發展合作提供之數位服務,皆以軟體使用為基礎。因此,功能性軟體成為了社會組織和現代行政服務所運用的基礎科技。自由軟體讓已投入的發展資源能重新使用於全球各處,不需要(額外)授權費用、也沒有法律或技術限制。同時將原始碼公布於公共的程式碼庫也使個人軟體之開發可透過再利用、改善、受世界上其他作者重新發布等途徑獲益,也就是所謂的「送到上游」(註 1)。以國際合作而言,自由授權的原始碼是組織或個人知識傳播與轉移的基礎。自由軟體可奠定數位資源發展、訂定國際標準,但不造成另一種壟斷,也避免創造依賴性。同樣地,個人軟體開發也能透過已經發布的其餘自由軟體獲益(註 2)。自由軟體讓人們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不是一直浪費時間做白工。

現況:自由軟體如何裨益國際發展合作

2014 年,聯合國基金會所轄之數位影響聯盟提出了「數位發展原則」,九條原則中的第六條訴求所有軟體、資料和標準以自由授權發布(「公開標準、公開資料、公開資源、公開創新」)。自由授權對其他多條訴求來說也意義深遠,包括:

  • 適應在地環境(第一條:「與使用者一起設計」)
  • 規模跨越地區疆界(第三條:「為大規模而設計」)
  • 維護與未來發展永續性(第四條:「為永續而建置」)
  • 數位資源再利用與改善(第七條:「再利用並改善」)
  • 資料保護(第八條:「保障隱私與安全」)

以上提及的各條訴求顯然與基本發展目標、現存數位資源解決方案的再利用方式等議題密切相關,顯示自由軟體於永續數位發展議題舉足輕重的地位。有鑑於此,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創新基金為首的多個組織與援助方只投資運用自由軟體的科技。(註 3)

多數運作中的發展合作組織與援助方、IT服務提供者與國際組織從此遵行「數位發展合作原則」。其餘倡議,如「數位健康援助者同盟原則」,也以上述各條訴求為皈依,或是引用那些訴求。同時締結「數位發展原則」與「數位發展合作原則」者,則將自由軟體運用於國際發展合作,並從中獲益。

然而,近年來以上發展雖樂觀,許多國內與國際發展合作組織仍然依賴專有軟體之開發。這麼一來,它們不是只得不到使用自由軟體的多項好處而已——由於各組織以公眾資金為大宗金援,它們這麼做也與「將公眾資金用於公共軟體」的訴求相矛盾,(註 4)通常是因為它們忽視該訴求,或是只是重複目前的軟體採購習慣。為了改變上述組織的意向, FSFE 呼籲所有以公眾稅金為唯一或主要開發資金的軟體都該以自由軟體形式發布,並更進一步強調自由軟體之運用與開發如何裨益國際發展合作。

2. FSFE 的訴求:人民的錢=人民的程式碼的國際發展合作

歐洲許多國際發展合作的行動者與倡議都以歐盟或其會員國的公眾資金為唯一或主要財源。為推廣 Public Money, Public Code 運動, FSFE 要求所有以公眾資金為唯一或主要財源開發、用於國際發展合作的軟體皆以自由軟體形式發布,包括使用於組織內部流程的軟體,以及在地夥伴開發、提供其使用的軟體。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將自由軟體運用到極致,發掘其最大發展潛力與貢獻於國際發展合作的各項策略優勢。這對國際發展合作尤其重要,因為以納稅錢為資金的程式碼本就應該開放予大眾!

3. 運用與研發自由軟體的正面發展目標


控管權無縫接軌

以自由授權(註 5)發布的軟體,即使解決方案之控管權已被移交予夥伴組織,也能持續運作並進行後續開發,且能發掘數位資源的最大潛力——無論地方或全球,大家都能無限制地再利用、擴編自由軟體,因為不需要支付授權費用、也不需顧及授權限制或依賴性。

獨立性與所有權

自由軟體透過自由授權提供無限可能性,任何使用者都得以改善、擴編或改編現存軟體;以上各措施也可作為第三方提供之服務。這也使在地服務提供者能掌控軟體後續研發、維護與維持權而不受限。自由軟體讓服務提供者、服務使用者和夥伴組織都享有最大獨立性,因此可進一步發展在地 IT 專業技能。

在地經濟成長

自由軟體使大眾能合法修改或補強現存程式碼,而第三方進一步開發程式碼、將其在地化又能保障在地創造、使用與研發數位資源。若地方致力於開發、在地化現有軟體,地方經濟實力與職務能力也能提升。如此一來,專業技能也能以服務形式向外提供(註 6)。

支出控管與透明化

因為自由軟體沒有使用限制、不需繳納授權費用,其解決方案也能無限制散播並受用,預算有限的發展中國家因此能從中獲益(註 7)。特別是專有軟體之解決方案雖價格低廉,但使用之附加成本、使用後之其他不可控支出與依賴性可能太高,而自由軟體較無風險與隱藏成本。

機動性

大眾能隨心所欲地再利用與改良自由軟體,國際發展合作的援助方因此能全力發展自行開發之 IT 解決方案,而不需支付額外授權費用(註 8)(註 9),成功的解決方案更能再利用於世界各地。

在地化與翻譯

不只軟體修改,自由軟體使大眾能獨立、無限制地將現有軟體及相關說明文書翻譯成各地使用的語言,並將其在地化,進一步克服英語使用者與非英語使用者之間的「數位落差」現象(註 10)。在地公司可參與因地制宜之軟體修改過程,而達到提升當地使用者對 IT 解決方案的運用程度與接受度。

因地制宜

除了原始碼和軟體語言,只要持續使用以自由授權發布的軟體,軟體內其他所有內容都能因地制宜改寫,例如貨幣、計量單位或視覺語言。因應不同文化而改寫軟體可提升區域內相互理解和地方意識,軟體本身也能應對不同區域的需求,像是特殊產業結構或不同法規。

在地夥伴

在地夥伴在早期軟體構思或規劃在地化軟體修改與實行的階段,就能開始參與,後期之軟體翻譯、訓練或交付(註 11)也一樣,在採用新科技、在地化與實踐學習曲線等方面裨益甚豐(註 12)。理想而言,在地市場應於採購專業科技技能的同時形成,並開始發展。

競爭

自由軟體可自由修改為他用,當然也包含商業用途。因使用自由軟體的同時,大眾可以再利用現有解決方案、建置可供在地使用而不需向「製造者」支付使用費的相關服務(註 13),自由軟體等同於鼓勵地方層級與國際層級之競爭,避免一家壟斷之局面。

全球法律明確性

自由軟體能避免法律糾紛:只要有法律保障與授權,自由軟體都能因地制宜地修改並進一步開發。創造、散布與重製自由軟體都不需要任何許可,而專有軟體就不是這樣了。

公開標準

因為自由軟體有全球通用的公開標準、可改寫與可再利用權,全球協同工作不再是天方夜譚(註 14)。不同服務提供者可將公開標準納入自行開發的軟體,保障不同服務之間的交互運作。

安全與品質

原始碼的開放經得起大眾檢視;科學也證實,品管愈嚴格,品質就愈好、安全問題也能愈快被發現並解決,開發者也能盡早通知、警告使用者(註 15)。

資訊存取與轉移

世界上任何地方都能無限制地存取自由軟體,以及接觸相關說明文書與人才訓練、交換知識等。透過存取知識交換平台,各地方都能建置專業技術。

平等、無歧視性存取

自由軟體開發成果可供予全世界運用,我們更能體現「2030 永續發展議程」當中「不拋下任何人」的原則。

本文由 Erik Albers(FSFE)、Nico Lück 與 Balthas Seibold(德國技術合作公司,GIZ GmbH)共同撰寫;本文僅反映原作者意見,不代表 GIZ 或其他機構之立場;"Public Money? Public Code!"訴求是 FSFE 發起之運動,並非由原作者發起。

註釋:

  1. 「送到上游」涵蓋所有不同作者的貢獻。通常這些貢獻會先通過同儕測試,再作為正式修補程式加入原軟體。除了編碼,也有翻譯、說明文件或其他形式的貢獻。
  2. 為了將自由軟體運用到極致,發掘其最大發展潛力與貢獻於國際發展合作的各項策略優勢,我們應該考慮混合使用現存多個系統架構和對過往軟體開發重新授權的可能性。不過,本文聚焦於針對未來軟體開發以自由軟體形式發布的訴求。
  3. 參考 https://www.unicefinnovationfund.org/about#open_source
  4. 參考 https://publiccode.eu/
  5. 此處指稱以下兩組織認定之各類自由授權:自由軟體基金會(參考https://www.gnu.org/licenses/license-list.html)、開放原始碼促進會(參考http://opensource.org/licenses)。
  6. 這種正面經濟發展的實例可參考 DHIS2OpenMRS
  7. 聯合國一名為「突破藩籬:自由及開源軟體運用於永續人類發展的潛力」(PDF 檔連結)的報告列出多項探討自由軟體於全世界運用情形的研究。當中提到:「本出版品探討之所有計畫皆指出,大家選擇自由及開源軟體而不是專有軟體的其中一項原因,是自由及開源軟體不需支付授權費用」(第 5 頁)。
  8. 參考「BMZ 工具箱 2.0 —— 發展合作中的數位化」(PDF 檔連結)中第 4.3.3 節「開源: 自由軟體的使用與開發」(第 170 頁)。
  9. 德國政府對「綠黨(the Greens)質問」的第 26 條回覆如下:「將自由軟體運用於公共行政對發展中國家是有好處的。根據不同軟體種類、使用地區與使用者數,運用自由軟體整體而言可節省預算, IT 產業系統也可協同工作,進一步降低對使用專有介面與格式之服務提供者的依賴性。」(原文為德文,英文版本由原作者自行翻譯)
  10. 聯合國一名為「突破藩籬:自由及開源軟體運用於永續人類發展的潛力」(PDF 檔連結)的報告列出多項針對開發中國家與歐洲各國成功之軟體運用經驗的研究,原因皆僅為翻譯與在地化:那些案例的目標都是「讓不是使用英語的社群也能好好運用電腦」(第 6 頁)。
  11. 參考「BMZ 工具箱 2.0 —— 發展合作中的數位化」(PDF 檔連結)中第 4.3.3 節「開源:自由軟體的使用與開發」。
  12. 另一角度可參考「自由及開源軟體與永續發展相關科技」(2012 年,聯合國出版):「夥伴關係更為重要 —— 大家能共同界定問題、設計可能的解決方案、合作推行方案、觀察並評估結果。......若科技推行得太快,各界沒有商討出明確目標,最終只會失敗。運用自由及開源軟體於永續發展應一步一腳印,而非一蹴可幾。」
  13. 參考「BMZ 工具箱 2.0 —— 發展合作中的數位化」(PDF 檔連結)中第 4.3.3 節「開源: 自由軟體的使用與開發」(第 170 頁)。
  14. 公開標準指的是市場上所有人都能存取的、可被使用與改善的標準。詳細資訊可參考 FSFE 認定之公開標準
  15. 參考「BMZ 工具箱 2.0 —— 發展合作中的數位化」(PDF 檔連結)中第 4.3.3 節「開源:自由軟體的使用與開發」。